罗马玻璃随丝绸之路输入汉代中国

 

 关注订阅号“漫苍洱海”,精彩图集,尽情赏阅

 

 

  在文明发展与交错之间,在人类智慧与热望中,诞生了许多看似不起眼却伟大的发明,玻璃即为其中一种。这种在一次热力的偶然强化中,熔沙铸尘的物质形式,由昏暗而明灿,在古罗马文明、日耳曼文明以及阿拉伯文明中一次又一次闪现光彩,也形塑着现代世界。上下五千年,横贯东西,玻璃以自己独有的方式表达着审美和实用的器物哲学,在文明时空中川流不息。

 

 

玲珑澄澈 缤纷东西

中国考古发现的国产玻璃和进口玻璃

中国国产玻璃的生产和发展与东西文明的交流和碰撞相关联。虽然在古代,玻璃没有发展为中国主要的手工业,但中国玻璃具有很强的传统文化印记,产品清新独特,是世界玻璃更上的一只奇葩。

 

■唐宋海上丝绸之路航线图。从考古出土的玻璃器可以看出,中国古玻璃一直存在着两个系统:进口玻璃和国产玻璃。进口玻璃多通过陆路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而来。

■山西大同市南郊北魏时期墓葬M107出土玻璃碗,典型的萨珊玻璃,透出玻璃变化莫测之美。

彩色拼花窗玻璃;波希米亚,15世纪末;无色透明玻璃,银染色,绘黑色珐琅彩。这块窗玻璃来自库特纳霍拉的圣芭芭拉教堂,图案是正在采矿的矿工。

捷克玻璃

光影与色彩的捕手

捷克玻璃,无论是如梦似幻的波西米亚水晶玻璃那纯粹无暇的玻璃世界、细腻精美的刻花和雕花纹样所组成的戏剧般的光与影,又或是比德迈式彩色玻璃如流动的远山、五彩的霞云般呈现出的令人心醉神迷的绚丽色调,都分明透露出一个民族有关美的气质个性:敏感、细腻纯洁而又神秘。

 

波西米亚水晶,智慧的结晶

   16世纪,威尼斯成为欧洲玻璃生产的中心,所生产的玻璃质量最好、品质最高,直接影响了欧洲其他地区的玻璃生产,包括波西米亚。

■透过哥特式建筑的玻璃窗向外张望的人们,16世纪早期。

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: 漫苍洱海

Posted in 美图美文